首页 资讯 韩剧 陆剧 日剧 台剧 泰剧 综艺
观看历史

大凉山网红为了火脸都不要了 加载评论...
乌鸦校尉 2023-05-31 23:13

每每提起大凉山,总能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浮现在人们脑海里的,可能是纪录片《无穷之路》里令人震撼的悬崖村,也可能是秀丽的风景或民风淳朴的少数民族,但更多的,可能还是贫穷困顿、交通闭塞、资源匮乏这样落后的印象。

这片偏远山区,一直以来似乎都保持着一种天然的神秘感,让很多人对其萌生出极大的兴趣和探索欲。

正因如此,对于一些网红来说,这里就是一个“天然的流量池”。

凉山人民“艰难困苦”这样一个长久以来的形象,正被越来越多的无良网红作为吸引流量和粉丝的道具进行消费。

正因为有利可图,近几年到大凉山淘金的“伪善家们”,是越来越多了。

前不久,在某短视频平台上,自媒体博主“云南波波”,发布了多条展示大凉山农村老人和孩子生活现状的视频,不少网友看后直呼“太心酸”。

在其发布的一则视频中,马鞍山乡一对姐弟生活贫困,姐弟两人每天上山背柴,每天只能吃土豆充饥,而且姐姐因为没有户口,虽然成绩很好,却只能在家中放羊。

在另一则视频中,在破旧的房屋里,昏暗的灯光下,老人和小女孩在火炉边吃饭,身旁杂物堆积,主播指着低矮简陋的小屋说“这是祖孙两人居住的地方”,称女孩是老人捡来的孤儿,两人相依为命。r

不少善良单纯的网友看到这些视频后,直呼“太心酸”,纷纷留言想要资助这些家庭。

“云南波波”也发布过他给老人发放现金资助的视频。视频中他对一名老人说道:“这个2000元我送给那个孤儿,然后这个3000元你就拿着,过两天给孩子上学时候用。”视频的配文是:“已经安排好,感谢大家支持。”

看了这些视频,“大凉山的贫穷落后”可能会再一次刷新大家的认知,“云南波波”的慷慨相助,也让人印象深刻和心生敬佩。

但殊不知,视频背后的真相却与此截然相反。

记者实地探访后发现,“每天吃土豆”的姐弟二人从未出现辍学的情况,都在当地小学读书,视频中的很多镜头都是“云南波波”教他们摆拍的,甚至包括假哭,拍摄结束后给了两个小演员200元。

而“蜗居在破烂小屋”的“祖孙二人”,二人之间也并非“祖孙”,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视频中破烂的房屋也并非真实住所,而是专门放东西的杂物间,老太太真正的住所明亮干净,家具齐全。

至于发现金资助老人一事,根据当事人“黑木婆婆”说,拍视频的小伙子确实给了她3000元现金,但视频拍摄完后,对方又收回了2800元......

对于这些事实,“云南波波”对警方供认不讳,他说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在看到网上其他博主的视频内容后,产生了效仿的念头,也学着给当地居民安排剧本赚流量。r

也就是说,“云南波波”这样的摆拍,在凉山不是孤例,更不是首例。在凉山演剧本儿赚流量的网红大有人在,“云南波波”只不过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罢了。

那么“云南波波”的大V“前辈”们,究竟都是何许人也?

1

鲁迅曾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同样的,世界上本没有大凉山“剧本网红”产业链,尝到甜头的人多了,也便就有了。

如今,在各大视频平台,活跃着很多带有“大凉山”标签的网红。

而曾在大凉山风光无两的“韩文”,是大凉山的“剧本网红”最早的推手之一。

几年前,大凉山“悬崖村”因媒体报道该村出行的异常艰难而引起广泛关注,“急着翻身赚钱”的韩文(网络艺名),不久后便从外地跑到了悬崖村。而他赚钱的办法,就是在大凉山找那种最穷的人进行视频拍摄。

韩文最开始是单干,后来有微商加入,再后来聘请了专业摄影师,组织起一个三四人规模的小团队,开通的视频账号取名为“韩文团队”。

在2020年,“韩文团队”的粉丝量就已经达到了70多万。那时韩文在大凉山“慈善圈”已经很出名,“没人不认识他”。

那韩文究竟是怎么火起来的呢?主要靠的,就是他那些编造出来的有剧本的“慈善”小视频。

这些视频基本都以卖惨为主,视频中的小主人公,要么父母双亡,要么父母坐牢,生活贫穷,家徒四壁,无依无靠,在视频中,韩文会“偶遇”这些小孩,然后去帮助他们,由此获得网友们巨大的同情。

韩文团队的前摄影师“虫子”曾经发过一段他如何造假的视频。之前他们在拍摄一个名叫阿佳的小女孩时,为博取网友同情,在视频中谎称阿佳的父亲病逝,母亲改嫁,她和两个姐姐一起跟着奶奶生活。

其实,这个小女孩的父亲并没有病逝,母亲也没有改嫁,女孩的背景全是胡编乱造的。视频里为了让“可怜的”阿佳“表演”痛哭,韩文团队在拍摄视频时,给阿佳眼中滴眼药水,甚至为了让她哭用手掐她。拍完视频之后,又毫不犹豫地收回视频中给女孩报名的钱。

这些都是韩文在拍视频中的常规操作,这些小孩对于韩文来说,就是妥妥的赚钱工具,还是用完即弃的那种。r

这些造假丑闻直接导致韩文的视频被封号和团队解散,但是这件事后韩文贼心不死,并没有离开大凉山,在2021年的时候又找准时机创建了其他“凉山”标签的账号。

当时韩文在在美姑县中所镇的山里遇到了彝族姑娘阿莫,觉得阿莫有被包装的潜力,于是以阿莫的名字命名拍摄了几条他亲自导演的视频,发现效果不错之后,韩文把在外地打工的阿莫老公皮特也召回村里,让其一起出镜拍视频。

在阿莫的账号之外,韩文开通了拍摄阿莫、皮特一家生活的账号“凉山阿哥”,这个账号也迅速火了起来,有40余万粉丝。

根据阿莫本人说,“凉山阿哥”直播间最高峰有几万粉丝同时在线,已经是凉山的头部账号之一。

但至于视频的内容,却是完全脱离阿莫一家真实的日常生活的。根据阿莫自述,她们夫妻二人完全是按照韩文的剧本来演,为了设置剧情,韩文还搭了鸡棚,让阿莫夫妇养鸡。

据阿莫所说,她自嫁到皮特家里后,本来是不用干活的,只在家带小孩,但韩文在拍摄时,总是要拍她干活的场景,“好像有干不完的活”,在干活时,还要特意穿上民族服装。

另外他们一家三口本来住在政府扶贫帮建的一栋新房子里,但在拍摄时,韩文总是选择在皮特的爷爷奶奶居住的土房子里拍,并且韩文不允许他们在视频里说有个新房子,打造贫穷的人设来博同情。

其实不止是韩文,而是在整个大凉山网红圈,拍视频基本都有剧本,拍出来的内容和大凉山人民的生活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什么火就拍什么,这早已成了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r

大凉山有一个很受网红欢迎的拍摄基地,叫谷莫村。很多受到专业包装的网红都从外地跑来这里拍视频。

比如有着80多万粉丝的“凉山四妹”,其本人是凉山州雷波县人,之前拍的视频一直没有大火,后来被一个来自四川蒲江县的老板李某注意到后双方开始合作,来到了谷莫村接受后者的“专业包装”。

和前面提到的韩文一样,这位李老板最开始也打算用“养鸡”的戏码吸粉,租了村里一个老奶奶的破旧房子,搭了鸡圈,买了几百只鸡仔,让“凉山四妹”在视频里宣称自己“养鸡创业”。

虽然养鸡没火起来,一条“偶遇”视频却突然爆火了。去年5月,一条“凉山四妹”邀请偶遇路人,邀请其到家里做客且盛情款待的视频突然爆火,播放量达到8000多万次,“凉山四妹”就此一炮而红。

在‘凉山四妹’火了之后,更多的外地网红来到这里拍视频,大凉山短视频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同质化越来越严重。r

光这条“偶遇”视频,因为流量效果实在诱人,成为大凉山网红圈普遍模仿和抄袭的桥段。

其中包括同样住在谷莫村的网红“赵灵儿”偶遇“凉山曲布”,“十一”偶遇“小钟行中国”等,在这种偶遇视频里,通常男生淳朴俊气、女生热情大方,并且主人公的身世曲折离奇,家里很多兄弟姐妹,父亲去世或者母亲残疾,家境贫寒......

故事怎么离奇怎么编,要的就是网友们的同情和流量。而这种视频之所以能够迅速火起来,一个的重要因素就是它们发生的背景是在大凉山。

他们蹭着大凉山的热度,来无耻地博取人们的同情,为了火,他们真的什么都敢演。

2

网红编故事骗流量和粉丝的终点,是直播卖货。对于一些大凉山的网红来说,当流量和粉丝涨到了一定程度,下一步就可以直播卖货收割人们的钱包了。

我们前面提到的韩文,在火了之后直播卖过核桃、石榴等各种农产品,在直播中,韩文声称这都是大凉山特产,帮助当地农民售卖。实际上却都是他合作的供应商的货,货全部来自四川成都下辖的蒲江县或者邛崃市。

往往是外地的供应商先找到他供货,他再去大凉山当地找拍摄和直播的地方,然后编剧本演某家人的生活如何如何惨,再在视频下方或者直播间里移花接木,放上外地农产品的链接。

2020年10月,韩文和一个来自成都蒲江、邛崃一带的供应商谈好合作后,在凉山当地找到了一户人家配合他拍视频。

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是一个哑巴阿姨,丈夫去世了,带着几个孩子回到娘家生活,住在娘家一个小房子里。为让这家人配合他拍视频,韩文送给这家人一些网友捐助的衣服、食品等物资。

然后就开始拍摄他提前编好的剧本:这家人家境凄惨,孩子上不起学,连衣服都没得穿,而家里种的苹果又卖不出去,两块钱一斤都没人买,因为怕苹果烂在地里,急得焦头烂额。

他还故意设置了一个情节,提前把一些苹果推到坑里,用来说明苹果烂在地里也卖不出去。他另外还拍了一个老爷爷在地里摘苹果,摔倒了,躺在地上哭的视频,以此来卖惨博同情。r

因为牢牢掌握流量密码,这条视频果然迅速火了,冲到了上亿的浏览量,点赞数都有好几百万。

视频火了后,以帮助这家人之名,韩文团队开始直播卖苹果。因为善良的网友们响应非常热烈,最后那场直播卖掉了三四万箱苹果,价值100多万元。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除了拍摄取景的果园场地是视频里的这家人的,他们卖掉的这批苹果跟那户人家毫无关系,真正供货的老板是一个开奥迪的年轻小伙。

而那场直播,让韩文团队获得的佣金收入高达40万元。

在凉山,洞悉这个财富密码的不只韩文一个,大批的网红打着大凉山助农的旗号卖货,实则卖的都是供应链老板的货。

今年4月11日,凉山网红圈大V“凉山孟阳”在其视频账号上发布了一条视频,称凉山州西昌市礼州镇白沙村的村民邀请她过去助农,让她帮助卖洋葱。

但是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整个白沙村基本上没有种洋葱的,都在种葡萄,村里也没人听说过邀请网红来助农卖洋葱的事。

而“凉山孟阳”直播推荐的“大凉山洋葱”,其经营者是“西昌市兴胜彦兵土特产店”,经营场所地址在西昌市兴胜乡联合村1组24号。

这家公司的宣传介绍中,写着“专业打包、互联网电商、主播基地”等字样,说白了,这家公司就是农产品收购商,收购了农产品后给网红佣金让其来卖货,妥妥的商业交易行为,和助农没有半毛钱关系。

除了“凉山孟阳”,很多大凉山的网红和这家公司也都有合作。比如拥有52.9万粉丝的“凉山阿泽”,和我们前面提到的拍偶遇视频的“凉山曲布”,在他们推荐的商品中,都可以找到“凉山孟阳”推荐的来自同一家公司的同款洋葱。

明明是赤裸裸的商业行为,但这些人在卖货的时候,却都打着助农的旗号。

一般网红和供应链老板合作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供应链老板寻求网红帮忙卖货,给其提供相应的卖货佣金提成,另一种是老板自己发掘网红,与网红之间是上下级的雇佣关系。

包装大凉山网红的不少供应链老板都是四川蒲江县人。蒲江水果种植发达,一些商人的商业嗅觉灵敏,发现有潜质的大凉山网红,就会赶过去签约。

因此大凉山网红们兜售的所谓的大凉山土特产,很多都来自四川蒲江。

查询一些大凉山网红的商品橱窗,比如“凉山阿哥”推荐的“大凉山老树薄皮核桃”“四川羊肚菌”“大凉山野山花蜂蜜”“藏红花”“四川高山贝母”“当归片”等货品,这些货品“商家资质”均显示是四川裕庄农业有限公司,其地址就在蒲江县大塘镇新街258号。r

从“曲布灵儿专属”下单“大凉山青花椒”,你会发现虽然快递单标注的寄货人地址是“曲布,西昌市”,但货品的揽收地址却是“四川省成都市蒲江县公司”。

而“凉山孟阳”推荐的雪燕,物流信息也同样显示该件是由“蒲江大宗处理中心”收寄。

除了四川蒲江,大凉山网红直播间的产品,可能来自于全国各地,基本是哪里的便宜的卖哪里,但却通通打着大凉山的旗号。

3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因为这些大凉山网红的造假漏洞太多,目前也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质疑大凉山网红所打造的卖惨人设和推荐的所谓的当地土特产。

网上有不少网友发现,自己从大凉山网红直播间下单的土特产,其发货地址显示的却是其他省市。r

还有人深入了解后发现,大凉山不出产人参,不出产黑枸杞,也不出产雪燕,但是在大凉山网红的直播间里却啥都有。

这些网红在直播间也常常自相矛盾,明明说刚刚收了十几斤的核桃,却在直播里能卖成百上千单的货,完全把粉丝当成傻子耍。

互联网并不是法外之地,这些大凉山网红的行为,在民事上都属于欺诈了,涉及金钱数额巨大的也已涉嫌犯罪。目前已经有不少网红因此被绳之以法。

大凉山“假慈善”网红的鼻祖“杰哥”、“黑叔”等人早在2016年就开始在快手直播给凉山贫困地区的村民们发钱,但在直播结束后,又将钱悉数收回。据凉山警方调查,这些所谓的主播,以伪慈善直播吸引粉丝,获利近50万元。

最终凉山州布拖县人民法院对快手直播平台主播杨某、刘某网络诈骗犯罪案进行了一审宣判,两人分别获刑三年八个月、三年六个月。

还有我们前面提到的粉丝100多万、打着在大凉山做公益幌子的韩文,不光因此被封了“韩文团队”的账号,还因此被行政拘留。

给老人“发3000回收2800”的“云南波波”,此前也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15日。r

除此之外,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凉山都会专项整治和封杀一波“卖惨带货”“悲情营销”的网红。

的确,对于这种虚构贫困博同情、搞伪慈善吸引流量、直播卖货收割粉丝的大凉山网红灰色产业链,我们必须给予重拳出击。

因为这帮人不仅损害了凉山当地村民的形象,更抹黑了慈善,更欺骗了消费者,自己却吃得脑满肠肥。

假慈善永远上不了真台面,那些演戏卖惨的垃圾网红,也终将会有被发现和唾弃的一天。下一个翻车的大凉山网红,会是谁?